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国忠

谢国忠博客:只说出心中真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

个性介绍: 1960年出生于上海,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,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,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。同年加入世界银行,担任经济分析员。在世行的五年时间,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、南亚及东亚地区,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,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。1995年,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,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。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,任亚太区经济学家,2006年9月辞去该职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谢国忠:全球经济舰船沉没  

2012-03-06 11:02:14|  分类: 言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在中国的农历龙年,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,有四个都面临国家领导人的更替,它们是中国、法国、俄罗斯和美国。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了全球政治危机,人们因此会寄希望于政治人物的更迭,重新燃起未来的希望。不幸的是,困扰全球经济的结构性问题,还是会继续每况愈下。 


  世界各主要国家的政府,一直都在用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的方式对待这次危机,而不去寻找和解决造成危机的根本性原因。关注区域市场,的确一些地方日子好过些,比如现在的美国。因为欧洲债务危机和金砖国家开始出现的信贷问题,资金正在流入美元区域。国际资金的流入,让美国人感觉踏实了很多,甚至有可能保持一个迷你版的良性循环。但是,美国经济的痼疾依然如故。


  在201112月中旬,欧元区的危机看去也缓解了一些,因为欧洲央行向银行界发放了5000亿欧元贷款,鼓励它们购买特定国家发行的国债,而这些债券是市场人士避之唯恐不及的。这种遮遮掩掩的“量化宽松”,实则可能是自作聪明。逼迫本身“有病”的银行,去购买“病弱”国家发行的国债,根本就是饮鸩止渴。


  更糟糕的是,欧元区各国领导人已经变得越来越无所适从。全球经济危机让我们看清了大多数国家领导阶层的本来面目,他们其实只会做秀。危机之前二十年的经济繁荣,把这些人推上了当今世界领导者的地位,而现在看来,他们甚至没有能力接受自己国家经济行将崩溃的现实。


  美国政府实际上也已经破产,财政赤字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9%,问题与意大利类似,但有些专家会告诉你说:这完全是胡扯,因为美联储想要帮助美国政府还债的话,打开印钞机多印些美元就行了。目前的市场的确还相信这个,看美国国债那么低的收益率就知道了。但是,不负责任的印钞行为并不能够创造财富,只是在掠夺该货币的持有人。潜在的受害者没有设法抛弃美元,只是因为目前没有更好的选择。不管是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,还是共和党竞争对手米特·罗姆尼,都不急于解决美国的债务和赤字问题。美国很可能会一直忽视这个问题,直到美国国债市场崩盘。


  西方世界还不能坦诚地面对现实:他们正在丧失竞争力,必须以此为出发点,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。随着新兴国家生产率的提高,西方购买的商品将会越来越昂贵,而他们销售的商品将会越来越便宜。这个趋势可能会持续数十年。唯一的解决之道,就是减少消费,增加工作时间。


  中国有足够的工作岗位和生产力,但是消费能力欠缺。过去,中国一直想要依靠增加投资来保证消费的增长,但结果只是在“面子工程”上浪费了越来越多的钱财,也一天天加剧了社会的腐败。


  伴随着出口的下降和房地产泡沫的破裂,中国经济正在逐渐降温。有人开始呼唤财政刺激政策,也就是增加信贷或者财政支出,这种论调甚嚣尘上。但如果政府真地这么做,能够带来的无非是更多的浪费和更为严重的腐败。


  全球经济的舰船还在沉没。我们听说的消息,无非是政府在一两个地点排空积水,而整体上讲,这条船还是在继续下沉。领导者何时才能采取实质性的行动?是等到水漫到我们腰间?我们的肩膀?还是我们的鼻子?我们只能祈祷最好的结局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