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国忠

谢国忠博客:只说出心中真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

个性介绍: 1960年出生于上海,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,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,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。同年加入世界银行,担任经济分析员。在世行的五年时间,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、南亚及东亚地区,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,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。1995年,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,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。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,任亚太区经济学家,2006年9月辞去该职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谢国忠:如猪流感延续一季 主要国家gdp或损10%  

2009-04-29 01:56:30|  分类: 媒体访谈与报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防控市场恐慌也是最需要的工作

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报道  2009-4-29


全球经济衰退,会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而雪上加霜么?

短短几日,从墨西哥到美国,从北美到欧洲、亚洲,猪流感蔓延之势令全球各国进入对大规模流行疫情的“防御”状态。4月27日,世界卫生组织将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从目前的3级提高到4级,这意味着新病毒在人际间传播引起“群体性”暴发的可能。

而对刚刚从金融海啸中缓过一口气的全球主要经济体来说,复苏之路尚未开启,便又面临国际贸易、物流因防控疫情而被中断的挑战。受疫情影响,全球主要股市28日纷纷下跌,而大宗商品市场也因对需求减少的担心而出现跌势。

“猪流感疫情造成的恐慌,可能会对贸易、物流、零售等行业有一个大的影响。”4月28日下午,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接受本报电话专访时表示,因为目前疫情防控的走势仍不明朗,因此难以具体量化其对全球经济可能带来的影响,但他以2003年SARS期间香港经济遭受损失推算,如果疫情延续一个季度,主要国家的GDP损失可能为10%。

当日,亚洲开发银行社会发展经济学家宋思年(Christopher ArthurSpohr)及亚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,也在接受本报专访中分析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。在他们看来,除了有形的损失,对市场和人群的信心打击更令人担心,毕竟,经济衰退的阴影并未从人们心头散去。

庄健还表示,按照2003年SARS爆发时的一个测算,瘟疫带来的损失和救助成本可能还需进一步估算。据庄介绍,2003年亚洲受灾国政府用于SARS疾病防御、危机处理的费用,占到当年各国GDP约0.6%。

但接受专访的经济学家都表示,本次疫情是否会继续蔓延仍未可知,各国政府的防控措施相信会起到正面效果,市场信心也会得到相应刺激和恢复。防控恐慌也是当下最需要做的工作之一。

贸易、物流、零售行业影响较大

《21世纪》:4月27日墨西哥卫生部门公布,墨西哥因猪流感病毒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49人,而且欧洲、亚洲、澳洲各国都发现了疑似病例。你如何看待这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可能冲击?

庄健:世界卫生组织(WHO)已经把猪流感风险定为第四级,就是说这种新病毒已经被确认在人际间传播,而且可以引起“群体性”暴发。从经济层面来讲,瘟疫可能主要会对贸易、旅游等行业造成严重影响,这些尚未完全显现;此外,对市场信心的打击是最为致命的,如果控制不好,瘟疫就可能会波及到其他领域。

谢国忠:猪流感造成的恐慌可能会对贸易、物流、零售等行业有一个大的影响。以2003年春季时的SARS为例,疫情的大规模蔓延严重打击了物流、航运、消费等行业。当年SARS带来的损失可能相当于亚洲经济GDP的2到3个百分点;当然,这两三个百分点并不是完全损失。瘟疫对各个行业的影响也有所不同。

《21世纪》:这些不同体现在哪些方面?

谢国忠:比如对餐饮消费的影响可能就比贸易运输的影响小。餐饮业在疫情流行期间有很大的影响,但疫情结束后就会很快恢复;但疫情对航空、船运、贸易的打击是实实在在的,因为飞机和船舶的停运带来的损失,是无法挽回的。

美国制造业可能受挫

《21世纪》:分地区看,本次疫情目前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北美、尤其是墨西哥吧?

谢国忠:对的。就目前来看,疫情对墨西哥经济的影响是最大的。

大家预计墨西哥今年GDP本来就有可能下降几个百分点,猪流感无疑对其雪上加霜。疫情对墨西哥的冲击远远大于美国。因为墨西哥是旅游大国,疫情对该国的旅游业短期内会造成巨大影响。但是,墨西哥和美国之间的贸易量非常大,特别是美国制造业,很多都在墨西哥,猪流感会导致贸易减少,而需求的减少必然带来各种产品产量的大量下滑。

现在的墨西哥跟香港2003年SARS时候的情况非常相似。

《21世纪》:这种相似表现在哪些方面?

谢国忠:两者都是在经济泡沫破灭、遭遇经济危机时,又遭到流行性病情的冲击。疫情对所有人的信心打击很大,对于过度依赖外部需求、服务业、经济规模相对较小的经济体来说,传染病疫情带来的打击是致命性的。

现在,金融危机的状况还没有得到彻底改善,墨西哥有可能出现香港当年的现象。SARS时,前前后后影响有三个月时间,每个月造成的损失就相当于当年2-3%的GDP,(照此推算)这意味疫情蔓延单个季度就可能造成一个国家GDP10%的损失。

大经济体承压能力更强

《21世纪》:猪流感对墨西哥近邻美国可能带来怎样的冲击?

谢国忠:对大的经济体疫情影响可能会好一些,因为经济体规模比较大,也比较分散。

疫情带来的恐慌,西方人早在100年前就遭遇过了。现在,猪流感很难在西方发达国家造成很大恐慌,这跟西方社会发达的卫生医疗水平还是有关系的。这也是与911恐怖袭击事件的不同之处。

另外,美国不是一个容易恐慌的民族,现在美国政府一直在强调疫情处于可控状态。

《21世纪》:亚太地区未来会遭到哪些冲击?

谢国忠:目前,疫情对亚太经济到底有多大的破坏,还无法确定。但如果在亚太地区大规模蔓延的话,对香港、新加坡、台湾这些国家地区的物流、贸易、零售、旅游等行业带来的影响将会很大。

此外,虽然这几十年人均寿命大幅上升,但亚洲人对生命风险是非常敏感的。如果出现疑似病例的话,对当地社会心理也有影响,SARS、禽流感的痛苦到现在还记忆犹新。因为,社会恐慌心理有一定放大作用,这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巨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76)| 评论(27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