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国忠

谢国忠博客:只说出心中真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

个性介绍: 1960年出生于上海,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,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,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。同年加入世界银行,担任经济分析员。在世行的五年时间,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、南亚及东亚地区,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,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。1995年,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,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。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,任亚太区经济学家,2006年9月辞去该职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谢国忠:雷曼出局,机制谋变  

2008-09-22 11:08:11|  分类: 媒体访谈与报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08年09月22日 市场报
□本报记者 张然


158年的典型老牌投行居然最后以倒闭终结,这将迫使其他机构按市值定价。有多少机构会因此倒下呢?

 

  作为华尔街四大投资银行之一,雷曼兄弟在投行界已经出局,这反映出整个投行业怎样一种现状?投行今后的日子将怎么过?为此,记者采访了著名经济学者、曾在大型投行摩根斯坦利中国区任首席经济师的谢国忠先生。

  日子难过自己扛

  记者:雷曼虽然申请破产保护,但它持有的次债、低级衍生债太多,最后起死回生的希望很小。这一波危机次贷风波是直接原因吗?

  谢国忠:雷曼没有起死回生的机会,你从消息就可以知道,巴克雷银行介入了。身子都找不着了,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对于雷曼这样的投资银行,次贷是其中一个导火线。今天会垮,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自身。

  像雷曼这类投资银行,过去都是靠不断提高杠杆操纵资本。它们进行投资经营活动,靠的就是资本集中。在它们的杠杆操作里,已经超过了30倍的幅度。这一来,过度使用杠杆,很容易引起资产的膨胀,造成资不抵债。资不抵债的下场,现在大家都看到了。

  记者:雷曼到最后是市场、机构、政府都离它而去,用我们中国的成语,是不是有点“众叛亲离”的味道?

  谢国忠:雷曼兄弟起家时,经营面较窄。这些年,形势变化,它又固执得很,业务面没有扩大,也不转换经营模式。它没有(也不肯)将杠杆降低,同时它融资不力,行动磨蹭,希望以拖待变。但形势恶化太快了,愈是这样,融资的可能性就愈无望。就因为它迷恋杠杆,最后日子过不下去了,政府也撒手,没人替它扛。

  这次次贷危机投行都有份

  记者:贝尔斯登、雷曼倒了,美林委身他人了,传说摩根也难受了,它们陆续跨掉或遭遇经营困局,算不算整个投行业面临空前的危机?

  谢国忠:那当然。日子是不好过,肯定不好过了。投行杠杆过度,实际资本比例不断下降,信用受到质疑,投资者没法不抛弃它们。按道理,遇到这样的困局,这些投行应该退回到原来的经营模式上去。而按照原来的经营模式,它们就应该扩大资本额,降低杠杆。但是,华尔街的许多机构,尤其是像雷曼这样的投资银行,都仍然迷信杠杆。

  打个比方,你原来拿着100元去借3000元,现在你的股价贬至几十美分甚至几美分的时候,你自己那100元变成10元钱的时候,你还能借到钱吗?这种情况下能没有危机吗?

  记者:华尔街的难兄难弟多了,对整个金融体系是怎样一种冲击?

  谢国忠:我前面说过了,日子不好过,首先是投行自己造成的。但大家都像雷曼那样拖拉不行动,整个金融体系的过度杠杆化得不到改变,那就只好大家来一齐扛了。过度杠杆化产生了廉价的信用,廉价的信用已经助长了美国的消费。结果是,华尔街和美联储一道,轻易创造了那些低估了风险同时又让人很难懂的产品。我在博客上说了,在我看来,整个美国金融体系也许已经是负资产。就像我刚才给你比喻的那样,如果杠杆资产贬值10%,也许就没有任何资产了。美国金融体系过度杠杆化,以至于难以承受大幅的资产价格贬值。如果要去杠杆化,规模应该超过6万亿美元,这相当于雷曼兄弟受困资产的10倍。那么多的去杠杆化意味着资产价格将出现大的缩减。但是,美国金融体系杠杆化太多了,以至于很难承受。这可能意味着整个金融体系已经破产。

   机制谋变是出路

  记者:雷曼作为158年历史的机构,可以称是典型的老牌投行了。这么老的投行居然最后以倒闭终结,是不是投行业本身的机制存在问题?

  谢国忠:可以说,高倍杠杆操作这条路是走不通了。另外,作为投资银行生存的另一个配角——声誉机制,也因为杠杆的滥用而导致最后资不抵债而评级日益降低,直到没有生存空间。如果雷曼兄弟卖掉它的CDO部分和其他有问题的资产,它的市场价格有可能接近于零。这将迫使其他机构按市值定价,有多少机构会因此倒下呢?我们不知道。

  记者:今年3月,因为利润下滑20%至30%,标准普尔就将高盛和雷曼兄弟的前景评为负面;而在此前,标普也对美林、摩根有相同评价。现在看来,已经有一半被言中了,剩下来的那一半会怎样?其他华尔街的投行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

  谢国忠:降低杠杆,就是得降低杠杆。对整个美国经济来说,去杠杆化的比例太大,市场难以消化。但对投行来说,你要生存,降低杠杆是必须走的一条路。你要重新找回信用,你就得形成一个良好的资产体系。你要去看看资金从哪来,有的投行就在找银行结合。美林就是在走这样的路子。假设有了银行资产的保障,你受影响面就可能降低。

  让你降低杠杆,就最好是回到20多年前的做法,不是以资本集中型,而是回到非资本型。从事中介业务,强化固定收益部门,这些传统投行的做法,也许可以让投行找到变革的办法。如果不这样做,机会都没有。

  中国投行能学到什么

  记者:经过雷曼事件,包括我们中国在内,全球的投行机构现状怎么样?

  谢国忠:肯定也是危机四伏。因为它们之间,相互有投资,有的程度很深,难受的程度跟华尔街的机构们差不多。包括中国的许多银行,它们也有投行业务,也多多少少向雷曼投进去数亿美元,这些从有关的消息中就能看到。投进去,风险就来了,你一家投行出问题,其他投行的收益、资本结构、资信、声誉、团队全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当然,我们中国所受的直接影响不大,向雷曼的投资额较小,造成不了太大冲击。

  记者:投行业对中国来说,是一个新兴行业,全球大投行的危机,对中国是最好的老师。我们从中可以学到什么?

  谢国忠:就是别依赖杠杆,那是不可靠的,使用过度是害人害己。我们的企业,原来不也做得好好的吗?现在要是发现自己有偏差,转个方向,起码不至于步雷曼兄弟的后尘。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62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